当前位置: 首页 >> 阀门类型

中国林纸一体化艰难前行四

2021-08-18 来源:杭州机械信息网

中国林纸一体化艰难前行(四)

林浆纸一体化 云南森林真的会告危吗?

云南的造纸行业长期以来一直“我行我素”、“独来独往”,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只是“小打小闹”,走了一条林纸分离、效益低下、污染环境的道路,对地方社会经济发展所起的作用并不大。现在,造纸巨头印尼金光集团在云南思茅投资建厂,云南的造纸产业迎来了一次新的发展机遇,这必将为云南林浆纸一体化产业发展抒写新的篇章。

在云南造纸产业面临这样发展机遇的时候,却有专家、业内人士顾虑重重,认为政府接受这一项目必将对地方生态造成严重破坏。造纸要伐木,这些人自然就与乱砍滥伐、破坏生态环境混为一谈了。他们的这种担心完全可以理解,因为他们也毕竟是出于为国为民考虑的。但他们却没能对利弊进行很好的权衡,只看到了造成的负面影响,而没能预见这一项目的建设将对云南林产业的发展和经济社会的发展产生何种的影响,却有点“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之感。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印尼金光集团在云南思茅投资办厂能够解决诸如有的专家所提出的“森林告危”、“生物多样性减少”等问题,走出一条既能发展经济,又不会对生态造成破坏的智能环保型的林浆纸一体化的新型产业格局。第一,金光集团坚持“三不二高”和“三个效益”的林纸产业发展方针。“三不二高”即,不破坏资源、不破坏环境、不重复建设,坚持高科技和高附加值;“三个效益”即,坚持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同步发展。第二,印尼金光集团在世界上是一个知名企业,如果他每到一个地方开发时,都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试问还有哪一个国家和哪一级政府会让他在自己的领地上搞破坏性开发呢?那他又岂能有今天如此雄厚的资金规模,正因有了雄厚的资金规模,又为他维护生态环境平衡提供了强有力的后盾。林浆纸一体化,是一个投资大、回报期长,且执行起来非常复杂的一个产业,牵涉的面很广,如果企业不是财力雄厚、组织严密,又对行业能够非常熟悉准确地把握,是不可能轻易进入这个领域的。对于任何一种产业包括造纸,在开发初期都难免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我们不应求全责备,要求企业十全十美,虽然在开发初期可能会对生态造成一定的影响,但从长远来看,是否还会这样呢?作为企业它必然要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必然要选择那些生长周期短、产出效益高的树种,以此降低成本,增加收益。如他选的树种出现失误,所选树种对生态造成破坏,不但没效益可言,还将承担诸多的法律责任,这对他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他也不可能置国内舆论压力于不顾,而依然走破坏生态之路。对此,我们应冷静分析孰轻孰重,不能只一味的争吵。正如:一个人生病了,就要打针吃药,然而有很多药是有副作用的。在生病的情况下,究竟是吃药还是不吃药呢?对于这一点人们应该是分得清楚的。另据有关资料显示:我国1998年洪水之后,天然林禁发,当年纸及木材进口耗费竟高达11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达970亿元。这一惊人的数据意味着什么?值得我们深思。

林浆纸一体化早已为世界其他国家造纸行业所采用。他们以多种形式建设速生丰产原料林基地,并将营林、采伐、制浆、造纸结合为一体,形成良性循环的产业链。在机遇与挑战面前,我们不能前怕狼,后怕虎,这样只会束缚自己的手脚。作为金光集团这样的大企业,自然有他先进的生产设备与经营理念和模式,我们应当放下肩上背负的“对生态造成毁灭性的破坏”这样沉重的包袱,积极投入到林浆纸一体化建设中来。从另外一个层面上说,森林作为一种资源,如果不加以适当利用,那它作为资源的意义就要大打折扣,它就不能成功的实现其自身价值的转移。如果林业不能很好的被利用,还有可能会被大面积地盗伐。为此,“以人为本,森林必须为林区人民奔小康做出贡献,森林本身才能发展。开发利用,其实也是保护森林的需要,这就是所谓的寓保护于开发之中”。纸业专家顾民曾同志也说过“世界纸业的发展证明,纸业不但没有破坏生态,而且还促进了林业的生态建设”。现在我省正将走的便是这样一条林纸互促的循环经济发展模式。

林浆纸一体化项目的建设,一,有利于为当地富余劳动力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有利于当地农民脱贫致富。二是通过林浆纸一体化项目的建设,不仅有利于带动林业发展、增加森林植被、改善生态环境,还有利于调整我省经济结构、创造经济效益、带动其他产业发展,如公路交通运输等,最后形成“以造纸企业为主体,通过资本纽带和经济利益将制浆造纸企业与营造造纸林基地有机结合起来”。

林浆纸一体化的循环发展模式,使造纸企业担负起造林的责任,自己去解决造纸制浆的原料问题,发展生态造纸,形成以纸养林、以林促纸的产业格局,促使经济工业的可持续发展与造纸企业的永续经营,从而实现经济、生态、社会效益的统一,走可持续发道路。

当然,在进行林浆纸一体化的过程中,政府应当进行宏观调控,加强政策引导。如政府可制定一定的法规,明确企业的责任和义务,包括企业违规、对生态造成失衡等问题时,企业应承担何种责任、受何种惩处等,使责任具体化、明确化,有可操作性。

为此,在云南造纸产业面临发展的良好机遇时,省政府作出的决策是科学的、正确的,不是急功近利,更不是掠夺性开发的“马前卒”,政府更多的是从长远来考虑云南的经济社会和林纸产业的发展。为此,全省人民应齐心一致,排除各种干扰,积极支持政府把云南林纸产业做大做强,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

芬兰:造纸与青山绿水

在芬兰33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森林覆盖率占2/3;点缀在绿色森林之间的则是约6万个清澈的湖泊。“千湖之国”确实名不虚传。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依靠大自然的慷慨赐予,建立在森林基础上的木材加工、造纸和林业机械制造成为芬兰的经济支柱,并具有世界先进水平。芬兰的整个森林工业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5%,是世界第二大纸张纸板出口国,占世界出口量的25%,同时芬兰也是世界第四大纸浆出口国。芬欧汇川集团(UPM)总部位于赫尔辛基最繁华的海湾广场黄金地段,该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森林与造纸工业集团之一。

在芬欧汇川总部,集团负责投资合作与技术开发的副总裁海克·佩尔特拉和驻中国的首席代表素依兰向记者介绍了公司的情况。芬欧汇川有上百年的历史,在芬兰拥有93万公顷森林,年平均消费木材24万立方米。集团的核心产品有三种:纸张、纸品加工和木制品。它印刷用纸的年生产能力名列世界第二,达1160万吨。其中杂志纸、标签纸的产品市场均为世界第一。集团的股票在赫尔辛基和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集团在欧洲、北美洲、大洋洲、亚洲和非洲16个国家建有生产企业,销售网络更是遍布全球。2003年集团的产值达到99.48亿欧元,营业利润为7.84亿欧元。

听着他们的介绍,记者却走了神,脑子里转的都是中国许多被关闭的大小造纸厂,它们吞噬着宝贵的森林资源、污染着河流,造纸似乎就是与环境污染联系在一起的工业。于是记者问,造纸业是不是一个很破坏环境的产业?素依兰说,不是。只要做好污水处理,造纸企业可以达到零污染。芬欧汇川非常重视这方面的技术开发,使用最先进的配套环保设施,芬兰那么多湖泊的水质都达到能饮用的程度。素依兰说,中国经济发展很快,是一个用纸大国,他们在中国的投资近年来不断扩大,已在上海、广州、常熟建有4家生产企业,非常成功。常熟纸厂是芬兰在华最大的单项投资项目之一,总投资将超过10亿美元。1999年投产的一期工程,年产文化用纸35万吨,二期增资4.7亿美元,2005年投产后,年总产量可达80万吨文化用纸和涂布纸。纸厂应用先进的污水处理配套环保设备,获得了ISO14001环境管理系统认证,2003年获中国“国家环境保护百佳工程”的称号。

记者又问,中国的林业资源已经非常紧缺,在中国发展造纸业是否考虑了替代原料问题?素依兰说,芬欧汇川的大型造纸设备不适合稻草原料,但他们在森林管理上有很成功的经验。她说,现在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对森林的破坏不仅是对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的影响,而是对整个地球生存环境的破坏。芬兰地处北欧,树木生长周期很长,但他们不允许破坏性地使用森林,所以100年来,集团拥有的森林面积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整个芬兰造纸工业发展了100多年,森林覆盖率却达到了66.2%。他们公司在林业方面的策略是,在经济生态和社会各方面可持续地利用森林资源。除自有林地外,还在加拿大租用林地;在芬兰和英国,集团还与林地拥有者签订合同,受托代其管理林地。素依兰说,他们今年已经与中国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中心合作,在广东湛江开展桉树种植的实践与研究。他们2000年在陕西延安地区进行了植树造林和捐资助学项目,并举办了“2000年中芬环境与森林研讨会”。

在芬欧汇川采访结束后,记者对芬兰2/3森林覆盖率的数字有了新的理解。如果说芬兰早期造纸业的发展主要得益于大自然的恩赐,那么在世界森林资源遭到毁灭性破坏和污染的今天,芬兰人拥有的这方令人羡慕的青山绿水,则缘于这方人民对森林的精心养护。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友情链接